中国教育在线
研发管理

浙江大学把科研成果 “种”在创新驱动的大地上

  原标题:浙江大学把科研成果 “种”在创新驱动的大地上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2017年9月20

  2017年9月20日,浙江省科技厅发布通知,公布了浙江大学等7家高校(院所)、德清县等6个县(市、区)和浙江星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19家企业(机构)为浙江省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首批示范单位。

  让高水平的科学研究转变为现实生产力,服务创新驱动战略,是浙江大学近年来各项工作的核心。近年来,浙江大学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集聚资源,围绕“大科学”,立足“大工程”,扎实推进科研“总量、内涵、声誉”的协同发展,积极探索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快产学研用紧密结合的新思路、新举措。

  第一对乒乓球仿人机器人、第一套悬浮三维成像系统、第一次实现可见光波段的生物隐形、第一条大型飞机数字化装配生产线、第一套高精度计算机水转印装置、第一次实现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浙大在工程技术领域曾创造了多个“全国第一”。

  2017年5月刚刚公布的基础科学指标(ESI)学科排行榜上,浙大有7个学科进入ESI世界学术机构前1‰、18个学科进入前1%,有8个学科进入世界前100位、5个学科进入世界前50位,在内地高校中名列前茅。

  浙江大学多年来坚持“集聚创新要素、搭建创新桥梁、激发创新活力”,积极创新体制机制,着力破除束缚创新驱动发展的观念和体制机制障碍。该校负责人表示:创新服务模式,着力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相结合的技术服务体系;优化战略布局,着力构建产学研用一体化的创新网络格局;聚焦重大项目,着力提升精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依托浙江大学工业技术转化研究院、浙江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等创新平台,加快成果转化基地建设,打造紫金众创小镇,助力师生创业,着力推动创新创业教育融入人才培养全过程。通过不断创新和努力,浙江大学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产学研用紧密结合方面取得了可喜成绩。

  浙江大学的学科成果转化工作并非是偶发的、零散的,而是依托深化政产学研合作,构建原始创新、技术研发和成果产业化为一体的科技服务体系,加快学校科研成果转化。

  目前,浙大形成了以先进技术研究院、工业技术转化研究院、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海洋研究院和转化医学研究院等五大研究院为支撑的研究架构;实施大企业合作工程,创新校企合作模式,深化与全国龙头企业、浙江省骨干企业、世界500强企业的合作,促进源头创新、成果转化、市场开发的齐头并进;深化国际科技合作,推进国家化技术转移。

  2013年,“中国—葡萄牙先进材料联合创新中心”落户浙江大学;2014年,浙江大学与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签署协议,共同成立食品与人类健康联合研究中心;2016年浙江大学与华为联合共建电磁技术创新联合实验室;2017年,浙江大学作为主要研究力量之一的之江实验室挂牌成立。

  同时,浙大优化多重链接的服务网络布局,推进“两边两路、一个核心”社会服务战略布局,以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和紫金众创小镇为抓手,推动区域创新生态系统建设,同时谋划实施资源大省和沿海经济大省这“两边”,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和“西迁之路”沿线区域这“两路”的重点合作项目,形成以浙江为中心,扇形辐射全国的技术成果转移转化网络体系。

  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建红介绍,浙江大学通过“平台+政策性”全链条方式促进高校科研成果转化。

  “学校的一个功能,就是科学研究、科技创新,然后通过科技成果的转化直接服务于经济发展。浙大现在一年约有40亿的科学研究经费,产生了大量的原创性研究成果。这些年来,在科技成果转化促进方面,学校采取了一系列办法,专门成立了科技成果转化委员会来统筹所有科技研发相关各平台的工作,制定了浙大的科技成果转化实施细则和相关流程。高校科研项目往往是一个创新型的工作,它变成产品中间还缺少好几步,这中间非常重要的是鼓励教师把科技成果转化。”

  罗建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首先,对技术进行研发,实现产品化。以前没有一个链条,现在更加注重全链条的科技成果的转化。这里要处理几个关键的问题。一要处理知识产权的问题。在国家科研计划支持的情况下,老师在学校得到的科研成果是职务型的成果,要得到合法地回报非常重要。在浙江大学,如果将老师的科研成果技术转让,比如卖掉一个专利,教师及其科研团队可以得到费用的70%,另外30%归属学校和院系,这对老师是一个极大的鼓励。现在这个分配条款是明文规定的,让老师没有后顾之忧的把他的有应用前景的技术往下推进。”

  其次,浙大通过全链条式的“平台+政策性”的方式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学校出台了相关政策,规定老师继续参与科技成果转化的相关细则。建立了技术交易平台,老师的科技成果要通过市场化的机制,通过公开透明的操作流程来实现这个技术被市场认同的价格。此外,学校构建了很多创新载体的平台。“例如我们有全国性布局的工业研究院。这些创新载体利于老师做原创性研究,还可以在这些创新载体里继续做下游研发,跟企业形成密切的合作关系,跟其他地方政府形成合作关系。这样会实现科学研究的重要应用功能。全链条式的管理和服务现在基本都已建立。” 罗建红表示。

  据悉,浙江大学120周年校庆之际,舜宇集团捐资1000万元设立“浙江大学舜宇教育基金”,用以支持光电学院的教育事业。同时出资5000万元与浙江大学共建“浙江大学舜宇光学联合研究中心”。2015年底起,浙大据此陆续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系列改革举措,包括明确“科技成果作价投资的,对其中的净收益按学校、成果完成人各30%、70%的比例进行分配”。